当前位置:主页 > 书屋人科 >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>

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

创始人
2020-07-21 阅读 929
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(明报製图)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(明报製图)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(明报製图)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获终身成就奖——在上周五德国慕尼黑举行的欧洲肿瘤学学会年会,莫树锦获颁终身成就奖后发表演说。(郑宝华摄)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基因检查——确诊肺癌,首先要做基因检查,才决定治疗方案。(natali_mis@iStockphoto)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 港产研究改写抗癌史 晚期肺癌 疗法多元个人化

正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欧洲肿瘤学学会(ESMO 2018),香港中文大学肿瘤学系系主任莫树锦获颁发终身成就奖,表彰他是全球第一人把生物标记应用于肺癌研究。

自从第一个肺癌生物标记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」(EGFR)应用于病人身上,在过去短短10年间,新的生物标记和针对的标靶药物陆续出现,加上近年热门的免疫治疗,晚期肺癌治疗是否已毋须化疗?标靶治疗和免疫治疗,又应如何选择?

未有标靶治疗之前,肺癌主要以细胞学分类(见表一),化疗是对付晚期癌症唯一方法,即利用药物破坏迅速生长的癌细胞,但同时伤及正常细胞。化疗病人平均存活期只有数月。

莫树锦领导的IPASS(IRESSA Pan-Asia Study)研究,是肺癌个人化治疗的重要里程碑。

有病人用药逾10年肺癌可治疗

IPASS是以亚洲、非吸烟、肺腺癌患者为研究对象,是全球第一个研究证实,带有EGFR突变的肺癌病人,使用标靶药吉非替尼(Gefitinib),效果比化疗组合卡铂/紫杉醇优胜。吉非替尼因此成为一线治疗,改写了肺癌治疗的历史。

继EGFR之后,其他驱动癌基因及相关标靶药物陆续出现,肺癌不再是单一疾病、单一治疗(见表二)。现在确诊晚期肺癌病人,首先要接受基因测试,才决定治疗方案。公立医院会为病人检测最常见两种驱动癌基因:EGFR及ALK。

以亚洲人常见的EGFR突变为例,标靶药物已推出至第三代,有第一代的吉非替尼(Gefitinib)和厄洛替尼(Erlotinib)、第二代的阿法替尼(Afatinib),以及第三代的奥希替尼(Osimertinib)。莫树锦解释,第二代的药效较第一代强,但相对毒性亦高,所以会建议用于较年轻病人,老弱病人则用第一代。当服用第一代药物一段时间后出现T790M基因变异,就可转用第三代药物。「已有晚期肺癌病人用药超过10年,肺癌已成为可治疗的疾病。」

另一常见驱动癌基因ALK,亦有3种标靶药,克唑替尼(Crizotinib)是一线标準疗法,当病人出现抗药性,医生会考虑使用新药艾乐替尼(Alectinib)。而莫树锦领导的国际研究比较两药用于一线治疗的功效,显示使用艾乐替尼的无恶化存活期为34.8个月,较克唑替尼的11个月长。

没有驱动癌基因可用免疫治疗或化疗

若病人找到上述两种驱动癌基因,治疗选择较多;但至于其他不常见的基因,检测与否仍然存有争议。莫树锦解释,因为不常见,为所有肺癌病人做检测似乎不合乎成本效益,他建议确诊肺腺癌病人,若找不到EGFR及ALK,才考虑检测其他5种不常见的驱动癌基因:包括ROS1、BRAF、HER2、RET、MET。

「如果找到EGFR及ALK,第一线治疗是标靶药;若是找到其他不常见的基因,就有不同考虑(见主图)。」莫解释,目前只有针对BRAF和ROS1的标靶药获FDA审批,其他的仍在研究实验阶段。

如果找不到任何驱动癌基因,或没有适合标靶药物,病人过去唯有选择化疗,但近年免疫治疗出现,病人又有新选择。免疫治疗是针对PD-1/PD-L1系统,病人要先检测体内PD-1/PD-L1水平,水平愈高,免疫治疗效果愈好。

「七成肺癌病人的PD-L1水平高于1%,目前研究建议,PD-L1若高于50%,可以先用单一免疫治疗;在1%至49%,应同时接受化疗和免疫治疗;而PD-L1是0%的病人,则选择化疗。」提到免疫治疗,就会令人联想到高昂费用。莫说,药费的确是一个难题,在公立医院接受一个疗程约5万元。他期望,就如当年标靶药物出现一样,最初不少人都惊讶吉非替尼药费高昂,但随着愈来愈多相关药物出现,药价会慢慢下降。

「肺癌现在是可治疗的疾病,期望不久将来,肺癌是可治癒的疾病。」莫树锦说。

文:郑宝华统筹:郑宝华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知多啲:前人捉错路 标靶研究险难产